远方的客人为何留下来(解码·乡村文化振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商圣科技03月21日消息:

远方的客人为何留下来(解码·乡村文化振兴)

 

  清晨的云南丽江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白沙镇古街。
  和慧军摄

 

  核心阅读

  在云南,越来越多的传统村落正在不断被发现和发掘。在政府的引导、社会力量的参与下,人们探索乡村振兴最适合的模式,而依托的最重要资源,恰恰是原生态的乡村文化。

  

  不管外面天气怎么样,老段都能在自己的博物馆里看到“蓝天白云”——白族传统民居的院落中,蓝白相间的长布高高挂起,织就一片扎染的天空,和真正的蓝天相互呼应。“真美啊”,走进小院的游客总是忍不住抬头惊叹,每当这时,老段就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本地有很多文化资源,如何利用,当地百姓也在徘徊”

  老段叫段树坤,其实今年还不到50岁,但做起扎染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手。开家扎染博物馆是老段几年前就开始盘算的事。他和妻子段银开都是土生土长的云南大理喜洲镇周城村人,从小对扎染耳濡目染。在这个白族聚居的村落,每家的姑娘、媳妇和阿妈都会扎花。扎染产品不仅意味着长衫、头巾、桌布等生活必需品,更是茶余饭后的生活方式和赓续千年的手艺。

  前些年,老段夫妻二人盘下了一个扎染厂,靠着创新产品、找准销路,经营得红红火火。不过,作为白族扎染技艺的传承人,夫妻俩想让更多人认识扎染,知道周城村这个白族扎染艺术之乡。当时,大理的旅游市场已经兴起,政府也很重视乡村民族民俗资源,于是,心思活络的老段有了主意。

  改造场馆、搜集史料、请文博专家把关设计、抓住机会做宣传……2015年,璞真扎染博物馆对外开放了。游走其中,白族扎染的渊源和传承、原料和工序,传统文化习俗等一目了然。穿过院子,则是一大片体验区,选好纹样,每个人都能亲手扎块方巾、染件衣裳,在蓝底白花间慢了时光。

  把文化资源包装成产品,再找到合适的时机推向旅游市场,老段的这招既激活了古老非遗的生命力,也契合了游客从走马观花到深度体验的需求升级。很快,博物馆成了景点,来村里的人越来越多,有学生有游客,还有来取经的手艺人、经营者,随手拍发到朋友圈,又引来更多游客。去年,光博物馆就接待了十五六万人次的参观者,游客体验的费用更是占到了工厂整体收入的近1/3。

  博物馆里坐着几位穿着传统民族服装的白族老阿妈,忙时,她们指导游客穿针引线,闲时,只是坐着扎花就能引来不少注目。像这样的老阿妈村里还有很多,老段的染坊把岗位分散到农户家,按扎花的件数计算报酬,每年用工2000多人次,手艺娴熟的不耽误做饭、带娃就能挣到补贴家用的钱。“每个月能有一两千块呢。”一位老阿妈喜滋滋地说。

  带动之下,周城村的乡村旅游不断升温。“扎染靠的不是个人,而是家家户户的支撑。开工厂、办博物馆,都是想用好文化资源带动乡村发展。本地有很多文化资源,如何利用,当地百姓也在徘徊,需要引导。”老段的想法挺朴素,“扎染吸引了游客,带来了资源,村民收入有了保障,幸福指数增加了,乡村自然而然就振兴了。”

  “开发还应坚持以保护为主,让游客感受原生态的文化氛围”

  老段正在做的,也是和善均未来想做的。他是纳西传统铜艺的省级传承人,如今在老家——丽江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白沙镇的自家宅院里带着徒弟,安心打铜制作茶壶、火锅、火盆等,每年能卖出100多万元。

  1997年,丽江古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包括大研古镇、束河古镇和白沙古镇三部分。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大研古镇,相比之下,和善均所在的白沙古镇有些“默默无闻”。

  “以前就有零星的游客过来,但当时没有开发的意识。”白沙镇党委副书记卢骏说。白沙镇坐落于玉龙雪山脚下,是纳西文化的发源地。这里的纳西族人大多务农,一家一年的收入也就两三千元。不过,也正因为没有商业开发的高歌猛进,这里仍保留着原汁原味的纳西族文化、建筑和生活方式。

  “后来,有外地人看到了商机,到这里建客栈。”卢骏介绍,尤其是这3年来,客栈和游客增长得很快。现在,在白沙镇白沙村委会所辖区域开设的客栈、饭馆、商铺等已有百余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2018年,全村人均收入超过万元,今年春节期间,来这儿的游客达6.5万人次。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zhinan/2019/0321/36781.html
上一篇:中欧关系再迎“高光时刻”——习近平主席出访欧洲三国前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