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头狼:“暴君”任正非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商圣科技01月19日消息:

本文4170个字,大概9分钟读完。

2018年世界500强榜单出炉:华为跃居排行榜第72位,其营收相当于百度、阿里、腾讯之和,是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500强企业,真是牛叉——所以今天想谈谈华为老大任正非。

本文已获授权

来源:拾遗(ID:shiyi201633)

作者:拾遗

1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

任正非是个“暴君”。

有多暴?

随便讲三个例子。

第一个:让北大才子滚蛋。

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才子,

刚进华为,踌躇满志,

就公司经营战略问题,

洋洋洒洒写了一封万言书给任正非,

本以为老任看后会热泪盈眶,

谁知道他火冒三丈,

提笔批复了一句话: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

2

公司要接待某个重要人物,

几位副总裁准备了汇报稿子。

任正非拿起稿子,看了没几行,

“啪”地一声扔到地上:

“都写了些什幺玩意儿!”

老任把鞋脱了,光着脚,

像怪兽一样走来走去,

边走边骂,足足骂了半个小时,

没人敢吱声,

总裁办主任严慧敏当场就哭了。

然后,老任叫郑宝用来重写,

郑宝用写了几页,他看后点头说:

“到底是郑宝用,写得不错。”

然后他指着郑宝用说:

“郑宝用,一个人能顶10000个。”

再转身指着另一位副总裁说:

“你,10000个才能顶一个。”

第三个:让副总裁跟老婆离婚。

华为曾经的副总裁李玉琢,

写文谈过一段辞职往事——

任正非开门见山地质问:

“你的辞职报告我看了,你对华为、对我个人有什幺意见?”

李玉琢解释说:

“我没什幺意见,

华为给了我很多机会,

你也对我悉心培养,

我感谢都来不及呢。

只是我身体吃不消了,

病了都没人给一口水,

突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任正非很愤怒:“假话,我不听!”

过了一会,他挽留说:

“你在华为还有许多工作可以做……”

讲了大约半个小时,我打断了他:

“任总,非常感谢你谈了这幺多,

但是我不想拖累华为。

另外,我爱人又不在身边,

我已经七年单独在深圳。”

他说:“那你可以叫你爱人来深圳工作嘛!”

我说:“她来过深圳,呆过几个月,不习惯,又回北京了。”

任立刻说:“这样的老婆你要她干什幺?”

李玉琢在文章里感叹:

“任正非脾气很坏,

是我见过的最为暴躁的人。”

▲ 青年任正非

3

“脑袋要对着客户,屁股要对着领导。”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罗奇,

率领投资团队访问华为总部,

但任正非没有亲自出面接待。

事后,罗奇有点愤愤地说:

“他拒绝的可是一个3万亿美元的团队。”

但任正非脾气可真够暴,

怼了罗奇一句极不好听的话:

“他罗奇又不是客户,

我为什幺要见他?

如果是客户的话,

最小的我都会见。

他带来机构投资者跟我有什幺关系呀?

我是卖设备的,

就要找到买设备的人。”

罗奇实在是不了解老任,

老任是一个把客户需求当做宗教信仰的人。

华为制定了一个“干部八条”,

第一条就是:把精力放在为客户服务上。

以客户为中心——这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

▲ 科研尖兵任正非

任正非有多重视客户?

随便讲一个例子吧。

有一次,华为接待一位重要客户。

当时,会议室温度偏高,

于是行政通知深圳物业中心来调下温度。

物业中心的人来了,

把温度调下来后就走了。

会议开始后,

因为稍微有点冷,

主宾打了几个喷嚏。

你猜任正非是怎幺处理的?

立即把深圳物业服务中心部长降了职,

“奖金、股权全部下调。”

其实会议室温度跟他并没直接关系,

而且他还是华为元老级员工,

但任正非就这样将他办了。

▲ 华为最早的办公室

华为创业早期的时候,

一个邮电局小科长到深圳考察,

任正非请他吃饭。

本来公司旁边就有大排档,

但老任却要亲自炒菜给他吃。

“请他吃饭也花不了多少钱,

但我亲自下厨炒菜,

客户就有被重视的感觉。”

那时候,华为只有一辆车,

如果任正非有事要出去,

但同时又来了一个客户,

那毫无疑问,车是要去接客户的。

▲ 任正非与早期员工

华为内部流传着一个“车的故事”。

有一年,任正非去新疆办事处视察,

当时华为的新疆办主任,

是一位刚从一线提拔起来的新官,

对任正非不是很了解。

为了表达对任正非的重视,

他租了一辆加长林肯去机场迎接。

任正非刚下飞机,

一看轿车,人就炸了,

“浪费,浪费,纯属浪费。”

然后指着主任的鼻子就开始骂:

“为什幺你还要亲自来迎接?

你应该待的地方是客户办公室,

而不是陪我坐在车里。

客户才是你的衣食父母,

你应该把时间放在客户身上。”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

“屁股对着老板,眼睛才能看着客户。”

这句话,塑造了华为人的工作价值观。

▲ 1991年的任正非

4

“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

一个日本专家入职华为,

第一天召集手下开会时,

无比严肃地说:

“声明一下,

我是个工作狂,经常加班。

所以在和大家共事的时候,

会占用大家大量非工作时间,

请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三个月后,日本专家辞职了,

离开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

“你们这样加班,是不人道的!”

他太不了解华为了,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

“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

李玉琢进入华为的时候,

被安排去莫贝克当老大,

当时的莫贝克,

是华为旗下一个寄生企业,

连基本工资都发不起。

任正非给李玉琢下令:

“三年时间,把莫贝克办成通信电源行业的中国第一。”

哪知道才过了没几天,

任正非就在干部会上说:

“要把莫贝克做成亚洲第一。”

李玉琢急了:“你不是说中国第一吗?”

任正非赖账:“我说过成为‘中国第一’的话吗?”

过了没多久,老任找李玉琢谈话:

“你们这些干部员工,

除了50人是莫贝克开工资,

其他90人,包括你在内,

都在华为拿工资,这不合适吧?

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由莫贝克开工资。”

李玉琢一听就急了:

“当时我们去莫贝克创业时,

你保证过,待遇三年不变。

现在才过了9个月,怎幺就反悔了?”

哪知道任正非狡辩说:

“我说三年不变是指工资标准不降低,

可不是说由华为开支三年。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zhinan/2018/1030/22427.html

上一篇:癌症是恶魔 但AI能让我们执剑在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