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为啥又跟许家印撕起来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商圣科技10月15日消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北京报道《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0期)

  谁能料到,今年国庆长假的结尾,主角竟然是贾跃亭。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指责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10月8日下午,FF发表了官方声明“喊冤”,宣称提起仲裁是因为“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

  说服融创孙宏斌投资上百亿,而后失败,惹得孙宏斌一度在业绩会上落泪;又成功说服恒大许家印入局,结果双方也生出各项事端。不得不说,贾跃亭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

  农夫与蛇?

  说起来,贾跃亭携手许家印,也不过是7月份的事情。不想,才短短3个月,两人已经“反目成仇”。

  这其中究竟为何?

  事情还有好几个版本。其中第一个版本,就是恒大的“农夫与蛇”。用他们的话说,自己“曾把贾跃亭从破产边缘救回来,却被反咬了一口”。

  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称,公司控股的时颖公司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然而,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力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而按照此前的协议,恒大应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目前,恒大表示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而这,距离贾跃亭陪同许家印视察FF刚刚3个月的时间。

  2018年6月25日,恒大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FF正是Smart King的子公司。

  如此高调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各界关注。由于贾跃亭此前多次违约,有不少声音当时并不看好双方的合作,但恒大“坚信”双方会“开出花朵”。

  不得不说,恒大当时可谓给足了贾跃亭面子,称公司这笔投资并非投给贾跃亭本人,而是其背后的技术和团队,这也是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高科技产业领域的一次关键布局。

  此外,恒大对于FF的赞美,也是毫不吝啬:全球领先的技术和产品实力、多项技术指标上已全面领先行业标准、拥有大量专利(于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已获得专利数超过380件)……

  FF的官方回应则与恒大的声明高度契合:“许家印高度赞赏FF的技术实力,眼见为实,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和生产基地、产品销售方面给于FF全面支持。贾跃亭对许家印和恒大集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视觉中国)(视觉中国)

  背水一战?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时颖与FF签约时规定,该公司在3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恒大收购时颖后,该协议依旧有效。

  NewMedia联盟创始人袁国宝分析,如果20亿美元占45%股份,那幺FF的实际估值为44.4亿美元。在今天来看,这个估值可能不算低,已经上市的蔚来汽车目前市值也才64亿美元。但是之前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蔚来汽车的估值曾高达300亿美元,IPO后更像是价值回归。按照这个逻辑,恒大入股FF的44.4亿美元简直就是“白菜价”。不过,FF到底值多少、8亿美元到底是怎幺花出去的,多半是一笔糊涂账。“贾跃亭可能一开始就设了一个低估值的圈套,忽悠许家印往里跳,一旦第一笔资金进账以后,后面许家印就进退两难了。”

  不过,许家印也并非容易中招之人,更何况还有孙宏斌的前车之鉴。恒大与FF的合作,还有两个非常关键的条件。

  一是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1股10票”的权力。粗略计算一下,恒大健康子公司时颖仅持有Smart King 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通过这种同股不同权的架构,贾跃亭在Smart King股东会中依旧具有决定权。也就是说,恒大健康入股后,贾跃亭虽然仅为“二股东”,但仍将实际控制FF的经营决策。

  但是,这一AB股模式的设置前提是,在贾跃亭等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其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另外,员工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第二个条件则是时间期限。恒大入股的同时,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汽车量产交付,视为贾跃亭违约。

  而这,早为双方的分歧埋下伏笔。

  8月14日,在恒大法拉第于广州恒大中心举办的揭牌仪式上,其董事长彭建军称,要尽全力确保FF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恒大南沙区工厂的土地招拍挂信息中,也对建设进度有要求。

  具体而言,土地移交之日起,竞得人需在一个月内动工建设,并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需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须在项目开工后5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要求。

  那幺,贾跃亭的进展如何?

  今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9月19日,这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

  看起来,FF只剩量产的问题了?

  可殊不知,样车到量产是最困难的阶段。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就曾公开表示“我早说过,没有200亿最好别造车”。

  相比之下,市场留给贾跃亭的时间已经接近大限。

  一方面,就在9月末,乐视系多项核心资产股权被拍卖,融创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在国内,尚由贾控制的,只剩游走于退市边缘的乐视网(300104,股吧)。在国外,FF资金枯竭,难以支撑车型的研发与量产。

  而另一方面,此前,恒大对FF国内团队统一纳入管理,贾跃亭系团队甚至在国内无法参与恒大的众多决策。在公司股权结构和资金运作方面,贾跃亭更是颇为受限。在签署投资协议时,恒大作为大股东享有“融资同意权”,FF如果想要再进行融资,包括估值、价格等一系列细则条款,都需征得恒大方面的同意。

  如此,在舆论看来,在对FF控制权与权益越发岌岌可危的现况下,贾跃亭做出毁约背水一战的决定并不意外。

  新接盘侠

  虽然从对赌签订协议的那一刻起,外界就不断猜测恒大董事长许家印与FF董事长贾跃亭之间的博弈走向,但是谁也没想到,双方间的矛盾这幺快就被摆上桌面。

  为了从“地产商”转型,许家印已经在造车上投入了真金白银,其实际投入远不止第一批到账的8亿美元资金。可想而知,他绝不会轻易放弃对FF的控制权。

  而天平的另一端,贾跃亭又到了一个可能遭遇“众叛亲离”的路口。

  在与恒大签订对赌协议之前,贾跃亭欠了一屁股债,还信用破产。在为他造车情怀买单的名单上,从商界大佬,到政界精英,再到娱乐圈明星,可谓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曾经信心满满的孙宏斌在2017年财报中将投入乐视的165亿元一次性全部计提为损失,用“壮士断头”形容自己;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则怒指乐视挪用13亿元,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陷入危机。

  不但资本界的半壁江山都折在贾跃亭手里过,娱乐圈更是中枪无数,从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到黄晓明、李小璐、孙俪、邓超等,诸多明星也损失惨重。

  2018年6月,贾跃亭及其姐姐已经被列入限制乘坐火车和飞机的名单。作为“失信人”,贾跃亭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回国。拥有一位暂时不敢回国的CEO,FF的发展能走多远?

  至于该事件可能的走向,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贾跃亭解除协议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当初恒大除了要求设立合资公司以避免贾跃亭通过出售股权套现,还签订有补充协议,如若FF原股东无法进行补救,将出让公司股权的一切权利。

  北京博睿达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国海证券(000750,股吧)投资银行部前董事总经理汪杰认为,“近期双方很快和解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矛盾已经公开化。但双方彻底闹翻的可能性比较小,这对双方都没有益处。许家印看准了新能源车市场的前景,而贾跃亭的造车梦需要资金支持,即使引入第三方,FF需要的资金投入是巨大的,国内很难有此财力的公司再去投资贾跃亭的FF。”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zhinan/2018/1015/17999.html

上一篇:只因尾数是8,用户手机号”被靓号“,每月话费多交39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