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增长的极限在哪里?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商圣科技01月19日消息: 文 | 阑夕

  希望接下来九天不要爆发战争或其他大的黑天鹅事件。这是王兴前日在饭否上说的一句玩笑话。

  这是美团在上市前夕最后留给投资者申购的时间长度,而王兴也带着整支高管团队,奔赴香港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路演。

  中国互联网吃喝玩乐第一股的这个名号,现在的美团或许已经受之无愧,而资本市场亦将迎来又一只500亿美元级别的中量级选手。

  然而,上市并非能够平息围绕这家公司的所有争论,若是想要避开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陷阱,持续证明商业模式的可拓展性——或者说能够扩张的边界——充满想象空间,始终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简而言之,就是增长。

  用杰克·韦尔奇的话来说:如果你想让车再快十公里,只需加一加油门,如果让车速提高一倍,就要换轨道了。

  在互联网新贵如同雨后春笋那样相继问世之前,杰克·韦尔奇被广泛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为杰出的CEO,没有之一。在他就任的18年里,通用电气给予股东的年化回报率高达24%,这是沃伦·巴菲特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杰克·韦尔奇的核心成就,就是它让通用电气在已经具有庞大体量的同时还能保持高速增长——也就是所谓的中途换轨道——他总计完成了超过400亿美元的资产交易和清算,甩掉不挣钱的包袱,拥抱高现金流业务。

  在杰克·韦尔奇卸任的时候,通用电气的利润报表里来自金融板块的贡献超过50%,极为明显的稀释了它的工业成分,而9·11和次贷危机则成为刺伤阿喀琉斯之踵的长矛,增长神话从此破灭,甚至在今年夏天,通用电气被踢出道琼斯指数,彻底黯淡下来。

  脱离时代背景谈论杰克·韦尔奇的功过成败其实意义不大,但是对于企业而言,增长始终都是排在第一位的需要,这个议题并未有所改变。

  数字经济之所以获得了重新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是因为它轻易且成功的破除了物理藩篱,互联网公司不必踏足每一块土地,就能既由网络连接市场与用户,并逆向改写产业格局,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这也意味着,保持增长的换轨道,可以从通用电气代表的硬着陆模式——从工业到金融——变成纵深渗透式的软着陆。

  美团就是相当标致的一个例子。

  以团购这个切口极细的入口获得用户,再将枝叶散向生活服务领域,同时提高业务广度和ARPU值,每一次的拓展都会产生新的故事。

  那幺,如何解决市场份额濒临极限之后必然遇到的拐点问题?

  以餐饮行业为例,美团和大众点评——包括外卖业务——合并起来的交易额已经接近2500亿人民币,占到整个市场份额的59.1%。

  显然,如果只是在现有的盘子里继续追求增长,实现难度和边际成本都会成倍递增,经济规律亦不允许一家公司吃掉全部市场。

  而美团的轨道切换,则是基于同心圆的新一轮外延,餐饮行业的预期规模如果是5万亿,那幺还有一个14亿的规模在于和食品相关的零售市场,把增长飞轮放置在后者那里,无疑会是崭新的空间。

  这是来自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的新餐饮构想。

  在中国,餐饮业的活力毋庸置疑,而其风险同样大得惊人,根据美团曾经出具的一份年度报告显示,如果不计新开的餐厅,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平均每个月会有接近10%的餐厅倒闭。

  所以,无论何时或是以何种方式,只要能够帮助商家提高经营效率的,就一定符合市场双边的需要,美团以前做的事情——包括智能化的收银、在线预订功能、会员营销系统在内——都符合这个逻辑。

  在张川看来,未来的餐饮业会朝着复合化的方向发展,除了堂食和外卖这两个现在主流的业务之外,预先点餐和食材零售将会成为新的两个组成部分,四者合一,才是未来餐饮的常态。

  他提了两个很有意思的场景,一个是在奔赴餐厅之前就通过智能手机把餐点完,到店即可直接就餐,一个是预定餐厅出品的半成品食材——比如它从供应链直采的新鲜蔬菜——带回家去烹饪食用,这些行为的普及和支持,会将一家餐厅的坪效真正提升起来。

  而对于美团而言,这就成了从5万亿市场到14万亿市场掘金的一次飞跃。

  就在去年,美团也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线下生鲜超市小象生鲜,它象征着线上和线下的零售协同,在一个小时内为半径5公里的用户提供服务。

  这和亚马逊的无人便利店Amazon Go是如出一辙的——它里面超过60%的商品类型都是食物——无论是在线下单等候配送,还是在通勤途中顺手进店消费,中美两国的科技企业都在竭力延长它们在供销两端的干涉能力。

  继苹果之后,亚马逊成为全球第二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和苹果的19倍市盈率相比,亚马逊的市盈率高达160倍,换句话说,和苹果相比,亚马逊贵得惊人。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甚至相信,尽管亚马逊比苹果略晚一步迈入1万亿市值大关,但它一定会是率先达到2万亿美元市值的赢家,这种乐观建立在亚马逊百花齐放的商业生态之上,每一项分支业务都能对既有用户进行重复利用,并通过Prime会员将他们牢牢绑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团和亚马逊共享的,是同一个未来。

  早在2015年,王兴就说杰夫·贝佐斯成为世界首富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王兴又不无遗憾的表示,他没有把这个判断转化为实际行动去重仓亚马逊的股票。

  现在,他有一个新的机会,去证明美团的股票拥有不逊色于亚马逊的成色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阑夕。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zhinan/2018/0908/5338.html
上一篇:华为在德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手机芯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