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颗子弹留给微信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商圣科技09月02日消息:

文|陈兰

编辑|封成

两年前,不爱露面的张小龙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微信价值观。

他建议用户远离微信,因为用户在微信里面花的时间太多了,几乎是上瘾状态,他很担心。张小龙说完这些话后,现场的、手机屏幕外的观众都热泪盈眶地把掌声鲜花送给了他。

那一年微信的月活跃用户数量正式超越QQ成为腾讯旗舰级产品,而张小龙在观众眼里是行业内走心的产品经理。

两年后,罗永浩在锤子发布会上把一款标着高效即时通讯的软件——子弹短信,带到观众面前。这款软件在APP Store类别栏里的定位是:社交。然后两天时间子弹短信冲上APP Store社交榜榜首,将微信探探等压在身下,七天时间完成第一轮1.5亿元融资成为业内追捧的社交类明月光。

命运是无情的,风水是轮流转的。曾经为张小龙鼓掌喝彩的人都开始为罗永浩点起了赞,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子弹短信账号二维码求加好友。

这两个此前几乎没交集并都是乔布斯粉丝的人,今天在社交跑道上突然打了个照面。微信与子弹短信也不可避免拉起了拔河绳,尽管罗永浩并不想承认这种竞争关系,但在90%的人看来这颗子弹就是打向微信,剩下10%则认为微信已经中弹。

01 现成嫁衣

短短几天时间就登上社交榜首位,子弹短信确实来势汹汹。七岁的微信第一次登上榜首都还是在上线六七个月后,一年后才超过Facebook位列香港APP store社交下载排行榜首位。那个时候同样有人说,微信是可怕的微信是凶猛的。后来人们慢慢厌倦微信,到了今天都在说着逃离,仿佛在躲着什么可怕的病毒,可它真的是病毒吗?

大约十年前移动互联网发展蓬勃,智能手机以当时为起点一路高歌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标配,那时除了QQ也就是短信最受欢迎了:又能聊天又能发照片(彩信)。

直到2011年微信第一版出现,将短信发送照片和信息的功能完美涵盖。但就像现在的子弹短信遇到的社交与普及问题一样,那时候有一位微信用户在APP商店留言:不能跟飞信一样给其他手机发免费的短信,我不知道这种产品有什么意义。

微信应该感谢曾经不给非中国移动用户开放短信功能的飞信,才让自己有机会填补中国一大片社交空白市场。早期微信用户活跃度很低更不用谈竞争力,第一波用户增长源于借鉴Talkbox创新的语音功能加入,同样跟上脚步的还有WhatsApp和米聊等,只是在借鉴这条路上微信最后完善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子弹短信所谓的熟人社交跟前期的微信有异曲同工之妙,对85后或者90后来说QQ曾是青春乐园,按条件查找好友是他们扩展交友圈的强大方式,家人朋友同学也都蜗居在QQ上。微信通过巧妙连接QQ的方式将这一批85、90后转移到了微信,即微信QQ关联,QQ离线消息可以再微信接收到,顺带还转移了用户的熟人们。子弹短信现在通过通讯录添加好友,以前微信也干过,但微信的真正普及不在通讯录而是QQ用户的搬家,可以说微信现在的成功跟以往QQ积累转移过来的人流量脱不了关系。

微信定位于社交自然要有交友属性,附近的人、漂流瓶和摇一摇就是三个类似于按条件查找好友的功能键,这三个键给微信的前进按下了加速,其中摇一摇一度最受欢迎日启动量大于1亿次。线上有了一条社交链张小龙就开始发展线下,一张简单的二维码成为线下添加好友的简单方式,而今天的子弹短信用户不也是分享出自己的账号二维码添加好友?

子弹短信现在处于起步逐渐完善的阶段,说起来有些讽刺,有的人希望子弹短信将资讯栏换成朋友圈,然后再引入支付宝能发红包,最好是能自定义表情。这三点,都是微信在完善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朋友圈被视作微信最大胆的尝试,微信支付微信红包被马云称为“袭击珍珠港”,表情包在今天成为用户之间的沟通食粮。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同样也没有十全十美的软件。今天子弹短信基本是在微信已有功能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解决整改了微信存在所谓“不高效”的痛点,而这些痛点反过来成为子弹短信的宣传招牌。

02 “好用”到没朋友

罗永浩的死对头王自如这几天在直播的时候,肆无忌惮地狠狠diss了子弹短信一把:“活不了一年,能活一年就不错了,融资1.5亿根本不算什么,我做美妆的朋友融资3000万美金也照样倒闭。”

虽然网友们都表示王自如这样公然开怼得了面子失了里子,但依然有人跟王自如一样不看好子弹短信。

国外媒体人Matthew Brennan在微博上爆料子弹在国外火热的原因——色情。他晒出了一些子弹短信的色情信息截图,说自己玩了几个小时候的第一印象不是高效,而是充满色情以及别的在微信上被屏蔽的敏感内容。

最开始上线的时候子弹短信主要功能栏里有一栏资讯流遭到用户强烈抗议,最终子弹下线了里面的腾讯新闻栏但保留了今日头条。这个整改恰好说明子弹并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定位在社交却又有一个无法屏蔽的资讯流,注重高效但却忽视保护隐私。

比如查看历史头像的功能,虽然说是为了让用户通过头像得知对方是谁,但改了备注后这个功能就显得很鸡肋,并且有时候很多人都不愿让人看到历史头像。微博也有这个功能,同样被人吐槽过,谁都不愿意让别人轻易看到自己的黑历史。反观微信朋友圈推出的三天可见半年可见或仅自己可见的功能,则将隐私保护主动权交到用户手中,自行把控。

最重要的是在锁定页面直接回复的这种高效方式也存在弊端。微信的通知显示详情是同样可以直接回复的,只不过没有语音选项,但是有一部分用户选择在微信当中关闭显示详情,这是为什么?因为隐私。假如你与对方聊天的信息敏感不愿让人知晓,又或者你在地铁上公交车上总感觉旁边的人在偷偷瞄你手机,而你不愿让陌生人瞟见锁定界面的消息内容,那么大多数人会选择关闭显示详情。

可是对于子弹短信来说,如果关闭了显示详情那就无法在锁定的时候获取对方发送的内容,这个时候子弹短信“不解锁就能即时回复消息”的亮点又成了鸡肋。更何况它现在都还没加上这个“关闭详情”选项。

还有人说子弹短信让社交一下倒退到十年前的短信时代,当用户给未安装子弹短信的用户发送信息都会以短信的形式发送过去,文本短信可以直接打开阅读,但语音、文件、图片就必须要求打开网站注册后才能读。这个被称作倒退的场景,跟十年前发短信一样要收费,不过罗永浩说以后会由快如科技掏钱,以后是多久?再说飞信易信这些曾经打着免费短信旗子的软件最后不都败给了微信吗?

单纯从场景层面上来说,当你看到朋友发过来的含有链接的短信,你敢点吗?新闻里各种报道点击短信中链接地址银行卡里的钱不翼而飞的例子多不胜数。短信病毒、诈骗,如今手机又关联了银行卡支付宝,即使有梁静茹给你勇气你敢点吗?澳门赌场短信彩信了解一下。

也许有人会说“我听说过这个东西而且还是朋友发来的我就敢点”,然而这是在理想状态下的假设,客观现实里的情况就是:不能保证你通讯录的人都知道子弹短信,也不能保证朋友给你发的短信链接就安全无害。至少有一些网友的朋友收到邀请短信后,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在微信上问:你手机被偷了?

不过,子弹短信有一点确实无可厚非,那就是语音拉进度条以及语音文字同时显示功能。很少人乐意去听几条60s的语音,最让人恼火的是不小心断了又得重头开始听。这一点,子弹短信打进了用户心坎里,只是有网友说:原本以为是炮友升级为弹友,但是下了子弹短信之后回头一看,既没有炮友也没有弹友。言外之意:装子弹短信的时候号上一个好友,三天后还是只有一个好友。

03 逃离微信背后

微信应该没想过自己与用户的七年之痒会由子弹短信点燃。

这七年,微信给人们的社交生活确实带来了不少改善,仔细算算省下的彩信费也得有好多钱。在接入朋友圈后,分享生活分享岁月静好,寻物寻人寻建议,打破传统社会的物理隔阂将智能手机多端的人连接在了一起。打车、看电影买车票、付款转账、充话费生活缴费等,九宫格感觉就像是一个生态生活圈,在无意间变革人们的生活。

微信红包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接在九宫格里面,只是后期这类适合互动的功能被放到了聊天界面,九宫格界面可能有些人几个月都不曾点开过,但里面的功能都能通过聊天主界面使用。所以当有人在说子弹短信简单得好看的时候,还有一部分人会说微信才是简约到极致。

可是为什么人们现在要逃离微信?真的只是因为子弹短信“好用”?当然不是。主要是人们在微信的市场垄断下待得太久了,逐渐产生一种叛逆情绪,当子弹短信出现的时候这部分用户就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得意感:看,又不是非你微信不可。

这样的情绪与微信的商业化脱不了关系,2013年是微信商业化元年,这一年的公众号、微信支付、表情中心和游戏中心是微信实现商业化的产品,也是微信商业化一部曲。两年后的朋友圈广告是第二部曲,这一步微信走得很小心翼翼,毕竟用户对于朋友圈这样私密的领地是不会容忍广告的。宝马、可口可乐以及vivo是首批体验品牌,因为当时的广告是在大数据基准下精准投放的,所以当时还有人开玩笑的说:微信广告把人分为了三种,刷出宝马(土豪)的、刷出VIVO(年轻)的、刷出可乐(屌丝)的。

小程序、小游戏是微信商业化第三部曲,二部曲进行的时候微信用户粘性已经很强。相关数据显示,那时一天24小时的时间里有将近一大半的用户打开微信次数多于10次,还有的人还有因为不看微信就产生焦虑心情,俨然当微信是“科技毒品”。

商业化成为大家想逃离想戒掉微信这个“毒品”的一部分原因,很多人觉得微信越来越不“简单”并被当成了韭菜,去年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效果广告收入增长83%,主要来自微信公众号、朋友圈等。但资本有几个是不割韭菜的,戒掉毒瘾也从来都不简单。

社交软件千千万,计划逃离微信的用户为什么偏偏选择子弹短信呢?最可能的原因是罗永浩自带营销体质。2016年罗永浩一场发布会上提及了讯飞输入法,结果讯飞输入法如同今天的子弹短信一样火得不得了,科大讯飞股价也应声上涨。

罗永浩可能缺少运动但不会缺少情怀,靠着一张能言善道的嘴巴他拥有一批比各种CP粉还要坚定的粉丝。此前他一直挣扎在“说大话吹牛X”的舆论泥潭里,这一次靠着子弹短信给人一种打翻身仗的感觉,相信一直对老罗深信不疑的人体会更甚。也许粉丝不会花一两千买锤子手机为老罗站台,但是动动手指头下载个APP再动动嘴皮子去宣传还是比较容易的,毕竟零成本。

吴晓波说了:罗永浩本人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他所做的产品本身,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哪怕是子弹浏览器、子弹游戏、子弹清理工具,只要是他做的,收到的效果一定远超过其他人。

子弹短信虽然明面上是快如科技的产品,罗永浩只是个投资人,但实际上快如科技联合创始人郝浠杰与法定代表人张霁都曾是罗永浩的手下。而快如科技成立的时间也很奇妙,5月份罗永浩鸟巢发布会的时候就抛出了子弹短信这个项目,而快如科技成立就是在那场发布会前面不久。所以,就算有人说“子弹短信是罗永浩的”,相信也没几个人会出来反驳。

04 是取代还是落败

那么,子弹短信在大众逃离微信后就能成为第二个社交栖息地吗?不见得。

子弹短信后面要完善的太多太多了,现在的它就像是一两岁的工具,用着用着就会有人说出它的Bug,完善后估计也避免不了商业化。今天有人将子弹短信与WhatsApp对标,两者功能实在太相似,但去年WhatsApp就被爆出在组建自己的商业化团队并发布招聘广告,到了今年8月初,WhatsApp正式公布份详细的商业化计划——出售广告,向希望通过APP服务触及到客户的公司收费。

干净、纯净的WhatsApp都逃脱不了商业化的魔掌,而子弹短信刚上线,其资讯流就有人称为“商业化”了。在社交市场历史赛道上,那些想挑战或者没挑战微信的软件,大多都没拼出一条血路,抱抱、陌陌等都是在社交路上走不通转型去了直播路。易信曾经也超越微信霸占苹果APP store社交榜榜首,但如今处于龙头位置的还是微信。

罗永浩说子弹短信有望接入支付宝,有人猜测下一步是不是要走微信的路接入自家开发的游戏了。假如子弹短信有朝一日真的成为第二个微信,那与此同时它可能也会成为微商们的第二个家。等到它商业化并聚集微商后,新一波的逃离也许会再次来临。所以对于子弹短信来说,道路且长。

站在面临七年之痒的微信角度,不管是不是为了抵御子弹也该做出改变了,比如改善一直被用户吐槽的功能:被删除好友不给提示但别人撤回消息却给提示、朋友圈发视频的时长增加、陌生人增加临时聊天功能以及自动回复功能、增加朋友圈不止点赞评论的互动——“踩一下”等等。

若走情怀路线,可以考虑出个朋友圈恢复功能,毕竟90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怀旧,曾经年少无知冲动删掉的朋友圈都载满了回忆。

玩刺激战场的人都知道游戏里有两把自动步枪名字相似,一把叫M16A4,命中率和独特的3发点射功能是它瞬间火力强大的优点,但游戏中极少数人喜欢并且能使用好这把枪;另外一把是M416,可靠又准确,有中等的后座力和射速,是一把涵盖全方位的有效武器,刺激战场10个人有9个人都会用它。

当下的子弹短信就如同M16A4,突然命中社交加上高效即时的招牌,爆发出瞬间的威力;而微信则更像是M416,七年一步一步逐渐改善完善,涉及生活全方位,稳定成熟。

假如是你,会pick哪支枪?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zhinan/2018/0902/4146.html
上一篇:苹果自动驾驶汽车在加州发生了首次撞车事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