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狂赚 用户巨亏
分类:区块链 热度:

商圣科技01月19日消息:

文|苏勇 编辑|文刀

今年11月,迅雷正式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这份还未经审计的财报中,迅雷当季度的总营收为4530万美元,其中的1980万美元由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创造。

通过玩客云降低宽带成本的云计算业务,为迅雷第三季度贡献了近一半的营收。而借玩客云搭上区块链风口的迅雷,在不到一年内就转让了依托这一硬件产生的数字资产“链克”。

今年9月,迅雷将链克业务售让给福建一家公司运营,正式与“币”切割。此举被玩客云用户指责为逃避责任。有律师指出,迅雷无视用户权益、单方面转让链克业务的行为涉嫌违约。

高点买入链克和玩客云的投资者,在硬件、币价的双重暴跌下被套牢。有投资者亏损近600万元,一些硬件在二手商品平台上遭甩卖。

与数字资产挂钩的玩客云模式如同“饮鸩止渴”,救得了迅雷的股价,救不了云计算挖矿的未来。

用户800万元投资玩客云缩水75%

“母鸡与鸡蛋”,这是用户给“玩客云”和它产生的数字资产“链克”的昵称。

“现在玩客云已经变成‘公鸡’了,一文不值。”从事金融行业的吴伟豪(化名)既是链克的持有者,也是囤积玩客云云盘的买家。

目前,玩客云的官方售价为599元,但在二手商品交易平台上,有大量二手玩客云遭转卖,价格最低仅48元。在平台上直接搜索“玩客云”,界面会显示“违规信息无法搜索”,这个硬件云盘被卖家用“wky”或“母鸡”指代。

某二手商品交易平台上玩客云被低价转卖

去年10月,“鸡蛋”还不叫链克,叫玩客币。一些交易平台上,玩客币在一个月内从非官方发行价的0.1元涨到了8元多,上涨80多倍。

而被用户视作“矿机”的私人云盘玩客云硬件,也如同“能下金蛋的母鸡”,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从官方预售价的338元/台炒到最高3240元/台。

孵出“母鸡”的是美股上市公司迅雷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玩客云的推出也让迅雷的股价在1个月内上涨了5倍。

2017年8月,迅雷推出了一款私人云盘“玩客云”,借鉴比特币的POW算法,利用玩客云“挖矿”产生的数字资产玩客币,总量为15亿,产量每365天减半。2个月后,玩客云正式推出“云盘挖矿”和玩客奖励计划。

从去年10月12日玩客云正式启动挖矿后,陆续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线了玩客币,从最初的非官方开盘价0.1元,最高曾涨至近10元。

交易行情数据服务商“非小号”收录了自2017年11月8日起的玩客币的价格,当时为3.22元,11月24日涨至最高9.17元后一路下跌。

吴伟豪就是在那时候注意到玩客云的,这个硬件产品身批上市公司迅雷、区块链技术、云计算等光环。他在链克价格跌至8元左右时入场,买入了两千个。

不满足于囤币,吴伟豪想买玩客云“矿机”,专门挖币。最初售价为399元的玩客云自上线后供不应求,价格直线暴涨。

去年12月,二手商品平台上,一台玩客云的价格已经炒到了2500元。观望了一段时间后,吴伟豪以1200元的价格收购了数百台玩客云。

网友提供的链克矿场照片

从今年年初开始,玩客币不断下跌。目前,已更名为“链克”的玩客币价格仅为0.68元,跌幅达92%。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吴伟豪在玩客云和链克上已投入了近80万元,按目前的价值看,他已亏损了50万元。

吴伟豪不愿撒手,还在囤币,“谁说挖矿就一定会赚钱?比特币挖矿都亏本了。”他仍看好链克的长期价值。

链克的“矿主”中,吴伟豪的损失不算多。今年年初买入玩客云的小胡,共投入近800万元,目前仅剩200多万,缩水75%。

玩客云为迅雷创收链克给投资者挖“坑”

买了玩客云的用户赔了,而借助这一硬件设备部署共享计算的迅雷赚了。

今年11月,迅雷发布了Q3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总营收为4530万美元,较去年相比微涨1.1%。其中云计算及增值业务(IVAS)营收贡献了大部分增长动力,录得的营收为198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43%以上,较去年同期增长8.3%同比增长150万美元。

本季度迅雷毛利润显着提升,毛利率达52.7%,而2017年同期为35.5%。从财报上看,提升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带宽成本的大幅降低,本季度带宽成本占总营收的22.6%,而去年同期为38.2%。

带宽成本下降主要得益于迅雷的共享计算模式,该模式通过玩客云将家庭中原本闲置的带宽、存储和计算资源收集回收,转化为低成本的云计算服务输送至互联网企业。

玩客云为迅雷创造了收入,由其产生的数字资产链克,则给投资者挖下了深坑。

2017年,增长疲软的迅雷快速搭上了区块链风口。推出玩客云前,迅雷的股价在4美元附近徘徊。

事实上,在2014年艰难上市的迅雷,一直在谋求转型。当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4G网络和云计算的高速发展,迅雷的下载业务逐渐萎缩,以此起家的迅雷开始瞄准云计算领域。

2013年,迅雷就成立了子公司网心科技公司,开始了云计算的基础CDN(内容分发)业务。当时的云计算市场充斥着阿里云、百度云和腾讯云等众多公司,这些公司正在打价格战以吸引企业客户。

而资金量有限的云计算公司在部署CDN上,降价空间不足,网心科技尝试利用用户闲置带宽降低自身成本。

2014年,网心科技启动“迅雷水晶”计划,推出赚钱宝。用户可以使用赚钱宝在水晶矿场APP中,挖取“水晶”并兑换现金。实际上就是用户将自家的带宽(主要是上传流量,还有部分存储资源)贡献出来,用作迅雷网络服务的CDN节点,从而获得现金奖励。

有测评文章显示,赚钱宝的月盈利大约为90元。尽管不多,但用户贡献流量和存储资源后,获得的还是“真金白银”的现金奖励。

2017年,区块链大热,分布式计算和云存储的结合也成为行业看好的落地应用方向之一。

当年年底,迅雷快速引入区块链技术,推出了升级版的赚钱宝——玩客云,不但卖硬件赚钱,还以“币”代替现金,吸引了一批币圈投机客入场。这也成为今年年初互金协会点名玩客云存在非法集资风险的原因之一。

迅雷CEO陈磊宣布All-in区块链后,两年前推出的基于赚钱宝的内容分发网络“星域CDN”,也在2018年升级为星域云,为企业客户提供分布式云计算服务,成为玩客云和链克背后最重要的价值支持应用之一。

Gravity计算引擎研发负责人刘韦宏是星域云的用户,他告诉蜂巢财经,结合了区块链技术的星域云在边缘计算上体现出了优势。

“我们使用过迅雷的星域云计算资源来测试我们自己的网络,目前可以支撑起10k级别的计算节点,比阿里云、百度云在价格上有优势,而且扩展性很强、部署方便,比较适合我们做边缘计算和去中心化计算的用户。”?

刘韦宏说,目前迅雷公布的节点数量,也就是玩客云的数量是150万个,“如果其中的计算资源都运行了我们的计算节点,就可以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大数据公司的处理能力。”?

但结合了数字资产的玩客云却让节点的运维能力出现缺口。

刘韦宏提到,由于链克价格低迷等原因,玩客云用户维护节点的动力不足,整个网络不再适合那些需要稳定性的中心化服务,“我们的分布式计算拆分很细,即使部分节点不可用,也会调度到其他节点,可能稳定性相对差,但是成本低,我们更关注成本。”

迅雷依靠玩客云降低了运营成本,用户在贡献带宽和存储资源时获得的链克,已经不是赚钱宝时代的现金,转而成了可在二级市场交易、流通的数字资产。

投资这一资产的不少人被套在了山顶,而迅雷则将链克业务转让了出去。

迅雷转让链克被指缺乏退出机制

今年9月17日,迅雷集团将链克的有关业务售让给了新大陆科技集团(以下简称新大陆)。但迅雷的产品版图中,仍保留了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位于福建的新大陆公司,在今年8月底入股了北京链享云科技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海南链享云科技公司。

链克业务被迅雷旗下的网心科技转让

接手链克业务的正是链享云,包括链克口袋、链克商城等业务。链克口袋是存放链克的数字钱包,链克商城是迅雷在今年5月份推出的“链克兑换商品”平台。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qkl/2018/1210/29137.html

上一篇: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