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分类:区块链 热度:

商圣科技01月08日消息:

“波场,可能是区块链行业最具争议性和戏剧性的项目。”

在这一年多时间,波场曾被众人视为不折不扣的空气项目,白皮书与代码多次被曝抄袭。如今,波场已经被许多人认为是少数踏实做事的项目之一;

在这一年多时间,孙宇晨曾多次被传高位套现跑路,甚至九四之后一度不肯退币。如今,随着大价钱收购BitTorrent以及连续举办高额奖金的开发者赛事,波场又被许多人认为是最舍得花钱的项目之一。

更神奇的是,波场发行的代币期间从发行价0.01元最高涨到约1.87元(今年1月初),市值达到约1870亿元,一度跻身百倍币之列。

因为以上种种,公众对波场长期以来都持有一种复杂的心态,有鄙夷,有不解,也有钦佩。那幺,孙宇晨与他的波场,是如何实现这种形象的改变以及状态的更迭的?波场如今呈现的繁荣究竟是强力营销所营造的假象,还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现象?

在采访10余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和业内专家,以及查阅、分析大量历史资料后,链捕手希望通过本文向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波场变形记。

作者/龚荃宇


01

成功的营销策略

伴随着17年ICO的火爆与野蛮生长,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一大批投机的传销项目、空气项目,主要特征是技术含量低、缺乏真实应用场景、重度营销且风格粗暴,并且以圈钱为核心目的。

去年7、8月问世的波场,恰好与前述特征形成多处对应,具有较高空气项目的嫌疑:它标榜自己将构建一个全球范围内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但没有任何技术代码以及创新思路,创始人孙宇晨曾多次被指抄袭、炒作,多次创业乏善可陈……

但这并不妨碍波场ICO的火爆。在连续举办十多次线下路演活动后,波场在17年8月21日于币安平台首度开放ICO,5亿个波场币TRX在53秒内以约0.01元的价格出售完毕,此后陆续在RenRenICO、ICO365等平台上线,均销售火爆。据一位曾深度参与波场项目的人士张曦(化名)透露,波场在这轮ICO中共募集约7000个比特币,彼时价值约2亿元。

此前一两个月,波场已经顺利完成其私募融资,并宣称其私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CEO吴忌寒、FBG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硕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量子链创始人帅初、OFO创始人戴威等。波场前COO刘明在今年5月的一次直播中曾提到,波场私募规模近4000个比特币,并且以10亿元的估值总共融资6亿元。

不过张曦告诉链捕手,6亿这个数据有夸张成分。综合多方面信息来看,波场总融资价值的区间很可能在3-5亿元之间。

波场某场路演时找到大量美女为项目站台宣传,宣传口号相当夸张

作为公众眼中的空气项目,波场ICO之所以能如此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疯狂的市场行情,另一部分则要归功于其创始人孙宇晨出神入化的营销能力。

创办波场之前,孙宇晨在互联网行业成名已久,拥有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等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称号,他还频繁地出现在各大演讲场合以及参加各大媒体节目的访谈,以博取更高的关注度。

擅长营销与包装,以及对名利的异常渴望,是孙宇晨被公认的最大特质。2015年8月,《智族GQ》特稿《风口上的孙宇晨》的发布将孙宇晨的这些特质彰显无遗。孙宇晨还在该文中说,PR 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没办法。

或许是过于追求个人曝光度以及疏于关注产品,陪我APP虽然在15年下半年拿到6000万元A轮融资,但始终没能在市场上引起波澜,长期位居苹果应用市场社交分类100名开外,总榜1500名开外。

陪我APP16年4月-17年8月在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分类排名趋势 来源:七麦数据

某种程度上来看,孙宇晨的那套行为方式并不适合互联网行业,但异常适合于早期的区块链行业。由于区块链技术尚不成熟,谈落地与应用都为时过早,技术水平与执行力再强暂时也难有用武之地。在17年上半年ICO盛行之际,最受市场欢迎的项目往往就是那些团队会讲故事、资源渠道广、营销能力强的项目。

投资就是看人,我在孙宇晨担任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时就认识他了,后来看他一直参加各种节目、进入湖畔大学,就觉得孙宇晨个人能力非常强。波场私募投资人、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向链捕手谈及投资波场的理由时说,而且他微博有将近100万粉丝,这对波场未来的推广有很大帮助。

波场前COO刘明也曾表示,他之所以全力支持孙宇晨做波场这个项目 ,就是因为孙宇晨可以利用自身在币圈以外的强大影响力去扩大币圈的受众基数。

在17年国内那群蜂拥而至的ICO发起者中,孙宇晨无疑是其中经历最丰富以及名气最大的人之一,其市场营销能力更是公认顶级,对于普通民众的心理需求与倾向有着敏锐感知,这些特质在波场ICO以及后续运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曦告诉链捕手,波场长期以来的PR策略可以用高举高打与低到尘埃两词来概括。高举高打是指将波场营造为高逼格的项目,这首先是将创始人孙宇晨与90后创业领袖、马云门徒、全球杰出青年等标签绑定。

一位与波场有过合作的项目方人士王凯迪(化名)向链捕手表示,孙宇晨对马云首个90后门徒这个称呼特别在意,如果稿件中没用这个称呼,他就会说这个稿件对他的定位不准确,要求改一改。现在孙宇晨已经很少用这个名号,因为阿里巴巴那边已经警告过他了。何笛补充说。

其次,波场会经常找到公关公司对接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发布软文,再将稿件翻译后传回国内,散户一看就会觉得这是全球性的高逼格项目。张曦说。

11月波场官方账号翻译的部分海外媒体报道

如上图所示,时至今日波场的海外媒体宣发渠道已经从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扩散至俄罗斯、韩国等地区性主流媒体,并且保持每周至少一篇文章以及一家新媒体的频率,营造全球各地都在关注波场的氛围。

在国内,波场的宣发渠道更加广阔,从主流财经媒体到草根自媒体,大多都曾为波场发布过新闻报道,内容多在极力彰显波场的人才与技术实力。据了解,波场还专门孵化过多个区块链自媒体。

低到尘埃则主要指创始人孙宇晨经常低下身段与用户接触交流,强力打造孙宇晨的个人IP。据链捕手观察,波场大部分新闻信息都是首先通过孙宇晨个人微博、推特等社交媒体发出,波场官方账号仅转发分享。在波场官网最下方,孙宇晨的个人微博、Twitter、Facebook等账号也都全部列出,并且其关注者数量都高于波场官方账号,这在所有项目官网中都极其罕见。

从孙宇晨的个人微博可见,他平均每天发布至少5条信息,大部分都是分享项目动态以及评论市场走向,偶尔也会蹭热点,譬如模仿胡海泉在陈一凡吸毒事发后的感叹体、评论基因编辑事件,总体呈诙谐幽默、接地气的形象。

在波场的微信公众号,用户甚至可以直接在菜单栏找到孙宇晨的个人微信二维码,并在1天内通过申请加为好友,其朋友圈经常发布波场动态以及市场评论。对此,张曦告诉链捕手,孙宇晨的微博等各大社交媒体动态都并非孙宇晨本人发布,波场设有专门的文案经理进行编辑与打理,那些微信号也是由专人同步孙宇晨本人朋友圈信息。

孙宇晨还非常热衷于通过直播与用户进行沟通,17年8月的ICO阶段他至少在微博一直播平台进行了12次直播,月底ICO那几天几乎每天都会直播。此后,孙宇晨仍然保持每月至少1-2次的频率,在波场重要节点时与用户进行交流。

除了V神,还有哪几个项目创始人敢这幺出来摇旗呐喊?朝财猫创始人Jeffery表示,他正是基于孙宇晨这种讨喜的PR策略在二级市场投资了波场币。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孙宇晨每次直播点击人数都显示在500万-2000万之间,但评论量普遍都在1000左右,两者比例远低于正常比例,且孙宇晨微博粉丝至今仍只有106万。据链捕手从多处信源了解,孙宇晨的直播人数大部分都是由第三方团队刷出来的,真实在线人数最多也就一两千人。

事实上,波场在微博、推特以及公众号等各大渠道都具有明显的造假痕迹,文章评论数与转发数的水分大概率不低于7成。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qkl/2018/1210/29053.html

上一篇:Morgan Creek:Facebook将涉足加密货币领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