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最新讲话:坚持去“南郭化”,专家具备专家的水平并做出专家的贡献
分类:科技新闻 热度:

商圣科技01月19日消息:

文/财富书坊创始人 周锡冰

在华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可谓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统帅”,不仅指挥近20万人的员工队伍征战全球,同时还解决了华为人由于官僚体系带来的惰怠。

任正非在华为内部讲话中说道:“要按价值贡献,拉升人才之间的差距,给火车头加满油,让列车跑得更快些及做功更多。践行价值观一定要有一群带头人。人才不是按管辖面来评价待遇体系,一定要按贡献和责任结果,以及他们在此基础上的奋斗精神。目前人力资源大方向政策已确定,下一步要允许对不同场景、不同环境、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人力资源政策适当差异化。”

任正非解释说:“我把‘热力学第二定理’从自然科学引入到社会科学中来,意思就是要拉开差距,由数千中坚力量带动十五万人的队伍滚滚向前。我们要不断激活我们的队伍,防止‘熵死’。我们决不允许出现组织‘黑洞’,这个黑洞就是惰怠,不能让它吞噬了我们的光和热,吞噬了活力。”

任正非认为,“给火车头加满油”,仅仅只是一个比喻,即在华为人力资源管理中,必须按价值贡献,拉升人才之间的差距,推动列车做功更多、跑得更快。

任正非最新讲话:坚持去“南郭化”,专家具备专家的水平并做出专家的贡献

基于此,即使是古稀之年的任正非,也常常在一线市场视察,在《华为方法论》中,就介绍了网红任正非的辛劳与噪点。

2016年4月,一张关于深夜在上海虹桥机场、独自排队等出租的照片在互联网上被广泛地关注,同时也深深感动地成千上万人。

任正非最新讲话:坚持去“南郭化”,专家具备专家的水平并做出专家的贡献

在互联网+时代,一向低调的任正非“无心插柳柳成荫”地在一夜爆红,成为无数企业家们梦寐以求的“网络红人”。

这张照片之所以能够赢得网民们的一致好评,是因为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的任正非虽然是华为的船长,右手拿着电话,左手拖着行李箱,似乎是刚刚参加完某个会议,又像匆匆赶赴另一个城市。

与其他中国企业家不同的是,任正非的亲民、朴素、和蔼更赢得网民的认可。在中国企业家中,王健林、郭台铭、梁稳根等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仅此一项就拉开与许多网民的距离。任正非跟一群前呼后拥的企业家群体存在着天壤之别。

据华为员工介绍,任正非通常都是自己开车上班,自己在食堂排队打饭,华为人没有觉得这有什幺异常的事情。

当任正非的“照片门”被疯传于微信朋友圈,以及互联网时,媒体的评论也随之而至。凤凰财经分析总结了华为的转型:“华为在品牌管理和营销方面确实欠火候,但‘低调’已不再适用于华为。”

相对于凤凰财经的评论,网易财经的分析则更加直接了当:“创始人任正非现身大众群体,胜于直接的广告。它的深沉目标是,用最委婉、最有尊严感的方式撬动广阔大众,从而影响政府,换取长期关注。”

对此,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强调:“所有岗位都要去南郭化。我之前对人力资源讲,作为HR管理者先考人力资源管理模板;人力资源模板懂了,再考所服务的业务;然后看有没有洞察能力。如果既不懂人力资源模板,也不懂所服务的主航道业务,就是“南郭先生”。你总叫别的部门减人,自己不动刀子捅自己两刀,这怎幺行呢?”

任正非解释说道:“将来专家的待遇有可能普遍高于主官。专家是一个待遇体系,不是行政管辖体系,那专家级别为什幺不能高呢?对产品来说,优生永远比优育重要,优生的基因好,才能有优育的基础。市场代表的GTM首先要做好优育的工作,同时更好地使能优生。17、18、19级是主作战部队,平均年龄40岁,那还打什幺仗?要给优秀人员升得快一些。飞机制造厂有军代表,他不一定是最厉害的飞机专家,但能管飞机质量;铁道部厉害的军代表(军事代表师),天天来研究运行图,一旦调兵的时候就懂得怎幺调兵,这就是叫真干。有到市场和服务去的技术专家,应该有成功的研发经验和成功的项目实践经验。现在强调,学理工的新员工要有半年的交付实践经验,交付锻炼以后再到研发干2-3年,3年后开始分流,一定要有成功的开发经验。全科医生先有专科经验,从点的突破,到面的丰富。然后一部分又从全科医生深化为专科医生。如果没有成功的业务和技术经验,不可能有战略洞察力。我们未来的人力资源模型就要进行这种结构性的调整。机关要保留顶级专家,顶级专家也要不断实践。现场交付要有独立作战能力,售前专家要和GTS专家联合起来解决体验问题,在能力建设上可以合署办公。对于组织整合和精简,可以输送一些人给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那些算法专家许多是不懂业务的,只有和业务专家一起工作才知道做出来是干啥的,他们才会去把这个东西做好。另外一部分就下基层,五年之内没有下过基层就边缘化,在内部人才市场找工作。”

从这个角度分析,任正非之所以仍然坚持在一线市场,源于当初的艰苦奋斗,尤其是任正非所倡导的去“南郭先生化”。

纵观华为的发展史,任正非之所以把艰苦奋斗视为华为文化的魂,华为文化的主旋律,与华为自身的发展有关。

20世纪90年代,华为创业没多久,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在这样艰难的日子里,华为人把自己的工资、奖金投入到公司研发中去,每个人只能拿到很微薄的报酬,发工资经常打白条,绝大部分干部、员工长年租住在农民房,用有限的资金购买原材料、购买实验测试用的示波器。

在资金技术各方面都匮乏的条件下,在任正非的领导下,华为人咬牙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紧紧依靠集体奋斗,群策群力,日夜攻关,利用压强原则,重点投入重点突破,终于研制出了华为的第一台通讯设备——数字程控交换机。

正是因为如此,才形成了华为众人皆知的“垫子文化”。在中国企业界,华为有几个标签,其中就有“垫子文化”。或许让很多读者想不到的是,与很多企业员工下班就急于回家不同的是,华为员工却愿意主动加班,甚至还把垫子带到办公室。

查阅华为的历史我们发现,在创业初期,华为新员工报到时,先到总务室先领去一条毛巾被和一个床垫。这主要方便员工在午休时席地而卧,既方便,又非常实用。

由于工作任务繁重,华为人为了更快地研发新产品,甚至是加班到晚上,很多人不愿意回到宿舍休息,就把床垫铺开,累了就睡,醒来后再继续工作。

为此,华为人自豪地说道:“床垫文化意味着从早期华为人身上的艰苦奋斗,发展到现在的思想上的艰苦奋斗,构成华为文化一道独特的风景。”

例如,华为员工张云飞,被任正非誉为“软件大师”。在华为工作期间,张云飞一直主持软件开发。在刚加盟华为的早期,张云飞工作、睡觉几乎是都在办公室。在一个大办公室里靠墙的地上,铺着十几个床垫,类似一个大通铺。

据张云飞介绍,在华为就职期间,没有人规定上下班时间,但是人人都加班到深夜。当其他人在睡觉后,张云飞把每个人修改的代码审查一遍,然后重新整合在一个版本里,再上机加载测试验证一下后发布出来……这时候差不多天也亮了,张云飞此刻才去睡觉。正是这样的奋斗,才为华为成为世界顶级的企业打下了基础。

当“奋斗”成为华为文化后,一些负面的新闻也随之而来。2006年6月,25岁的工程师胡新宇不幸因病去世。公开资料显示,胡新宇2005年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硕士学历,毕业后加盟华为,主要从事研发工作。

胡新宇在因病住医院以前,经常加班加点,甚至是打地铺过夜。在创业初期,华为的管理体系不完善,加上华为坚持客户至上的战略,很多员工经常需要工作至深夜,其后就铺一张垫子休息。这就是华为“床垫文化”的由来。

当胡新宇病故的新闻刊载许多大媒体上时,甚至有些媒体将胡新宇的病故批评为“过劳死”。如《纪念胡新宇君》、《天堂里不再有加班》、《华为员工的命只值一台交换机的钱》等文章,这样的报道无疑将华为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媒体和外界一篇声讨“床垫文化”中。一些媒体针对华为个别员工的死亡事件,铺天盖地地指责华为的“垫子文化”和奋斗精神。

针对媒体的指责,任正非的解释是:“创业初期,我们的研发部从五六个开发人员开始,在没有资源、没有条件的情况下,秉承(20 世纪)60年代‘两弹一星’艰苦奋斗的精神,以忘我工作、拼命奉献的老一辈科技工作者为榜样,大家以勤补拙,刻苦攻关,夜以继日地钻研技术方案,开发、验证、测试产品设备……没有假日和周末,更没有白天和夜晚,累了就在地板上睡一觉,醒来接着干,这就是华为‘垫子文化’的起源。虽然今天床垫主要已是用来午休,但创业初期形成的‘垫子文化’记录的是老一代华为人的奋斗和拼搏,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转载请注明: http://www.ygpy.net/kjxw/2018/0926/12058.html

上一篇:美团点评周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